栗小寒是真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熟人,在大姐和周悦疑惑的眼神里,她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去打招呼,“陆大哥,好久不见。”

    好久?确实是有段时间了,陆明泽看着眼前的丫头片子,面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深邃和神秘莫测了起来,“怎么就你一个?凌瑾渊竟然没跟着,真是让人意外……”

    凌瑾渊是谁?在场的几个大佬都是面露疑惑,表示t市好像没有这号重要人物才对?

    不过栗小寒却是暗自白了他一眼,扁了扁嘴,“这有什么好意外的,我一个人也不奇怪的好不好……”

    不过在陆明泽看来,凌瑾渊这样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男人,恐怕未必会把她放到这里远的地方,那应该是另有其事了。

    陆明泽眸中闪过一抹兴致,“这会儿还没吃饭,这里闹腾腾的,要不去楼上包厢,我请?”

    陈东梅打量着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男人,要说长相,和那位凌先生各有不同,却都是人中龙凤,不过这位陆先生,难道对小四有意思?

    要说这顿饭,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吃上,真是有够曲折的。

    而周悦则是冷冷地站在一旁打量着这个男人,要知道她和夫人来t市之前,老大可是嘱咐过的,情敌什么的得尽力扫除,而这一位……

    “不用了,没必要这么麻烦……等把桌子收拾一下,就可以吃了。”栗小寒可不需要那么大的阵势,吃顿饭一波三折的实在叫人心里不怎么舒坦。

    万局长也算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看人看物的那双眼睛就像是x光一样,陆明泽是什么人物?陆氏企业是t市商业圈的龙头老大,就算是他们这些官场上的老东西,照样也要卖几分面子……不过仅仅是这样,也不值得万局长卑躬屈膝,最重要的还是陆氏背后的靠山。

    没有人知道陆氏背后的靠山究竟是什么,可是但凡有过得罪陆氏的,下场总是不太好,甚至拉下马过几个高官。

    如果说张万海在t市还算是地头蛇的话,那陆家父子就是这t市的太上皇了,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万局长今天这事儿是张万海那小崽子捅出来的篓子,要是解决不好也不是个事,想了想,干脆给张副局长使了个眼色,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了。

    张远达眼皮子一跳,见着那位始终挂着似笑非笑笑容的陆少,心头一紧,权衡之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去!去给那桌子客人道歉去……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皮痒了!看我晚上回去不抽你丫的!”张远达也是横着走的人物,不过连万局都要忌惮的人,他自然不敢得罪。儿子虽然是个宝,可是在这些人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

    张万海正想说我不去!刚才被那臭娘们儿踹了一脚,他心窝还痛着呢,这去道歉什么的太憋屈了……可是被他老子一瞪,知道事情大条了,便磨磨蹭蹭地跟在老子后头,不清不愿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过谁看不清楚张大少眼里的怨恨,陈经理同样看出了那一桌客人有点身份,想了想,就赶紧让人收拾盘子,顺势再添上几个招牌菜,算是免费赠送了……今天在他酒楼出了这种事,他这是连酒菜钱都不敢收了。

    那叫什么,破财消灾。

    陆明泽脸色不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张远达,张副局心头咯噔一下,伸脚就踹了儿子一记,“你这臭小子,道歉有你这样不诚心的吗!大声点,别用那种眼神瞪人,再瞪,老子现在就抽你丫的!”

    张大少的颜面彻底被扫了,不过他今天要是不服输,他老子肯定是敢抽皮带的,张万海气得脸色铁青,心里头不爽快,可是还是被逼着低下了脖子。

    “大姐吃饭吧,再不吃菜都凉了。”

    陈东梅嘿嘿地笑了笑,看着小四的眼神都变了,能让这种小霸王低头可不见得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看来她们宿舍四个人,现在混得最是不错的还是小四。

    “我在外面等你,吃完饭去外面找我!”

    栗小寒抬头看了他一眼,嘴巴里一嚼一嚼的,眸子一转,“找你干什么?”

    “去了不就知道了,总之不准不来……上回我可是救了一次,总不能一点利息都不收吧。”陆明泽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眸子里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要知道他很想说以身相许,不过这里人多,他倒是不想让她尴尬。

    栗小寒扁了扁嘴,也不再理睬他,干脆埋头吃饭。陆明泽也不生气,自顾自地出了酒楼,而身后的万局长也跟着走了出去,至于张副局长并没有着急离开,“老陈啊,那一桌的酒钱记在我账上就是,不用在另外收钱了。”

    陈经理点了点头,张远达才拎着自家的臭小子准备离开……而之前跟着张万海来的那些公子哥们见事情到此为止了,想了想,也没留着吃饭,赶紧跑人了事。

    “小四,那位陆先生是谁啊,怎么派头这么大?就连那些局长级别的干部见了他也像老鼠见了猫,难道他也是京城那边的二代?”陈东梅一时间有好多的疑问,这会儿只顾扒了几口饭,就迫不及待地问出口了。

    栗小寒却是一直不了解陆明泽的身份了,喝了一口汤,这才缓了缓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之前在京城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算起来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至于他在t市,我也挺奇怪的。”

    救命恩人?陈东梅也没继续问下去,这玩意儿也涉及个人的隐私,她是知道点到为止的。

    “小四,你和周小姐准备在t市住上一阵子?有住的地方没有?”

    栗小寒点了点头,“在龙泉山庄,具体住多久不一定,大姐你和姐夫到了周末,没什么事就可以过去玩玩……大姐,我可是好久没和你一起逛过街了。”

    陈东梅叹了口气,大学那会儿宿舍四姐妹可是经常出来闲逛,吃吃火锅逛逛商品街,至于现在工作了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而且大家都不在一个城市。

    “好,你姐夫最怕陪我逛街,有你在,我可以把你姐夫给甩到一边了。”陈东梅嘻嘻笑笑,吴林东哭笑不得,女人逛街实在不是轻松事,一逛就是大半天,他是吃不消。

    “悦姐,你在车上等我吧,我去找下他。”周悦有些为难,不过看着夫人一脸坦坦荡荡的样子,也只得点头。

    栗小寒只敲了敲那辆黑色宾利的车窗,很快车窗就被摇了下来,陆明泽使了个眼色,“上车说话!”

    “不用了,咱们就这么说也一样的,你不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陆明泽真是对这丫头哭笑不得,他虽然对这丫头有想法,可也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至少不会在这青天白日里做强迫她的事情,她用得着对自己退避三舍吗?

    “有必要一定要和我分得这么清?要知道我们那阵子可是同居在一块的……现在你连我的车都不敢上了,实在让我心寒。”陆大少玩味地勾着薄唇。

    陆明泽的声音不大,可是近距离的人还是能够听到,栗小寒脸色一边,伸出手就要去捂住他的嘴巴,可是手刚伸过去,就感觉不对劲了,手掌上带着一抹温热的湿度,这家伙竟然……

    她窘迫地收回手,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

    “你什么你!那女人是你的保镖?是凌瑾渊派出来跟着你的?不过我怎么感觉更像是监视?”陆大少玩世不恭地扯下墨镜,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栗小寒脸色一红,她不敢去看周悦,她知道现在周悦肯定在看着这边……只是她和陆明泽实在没有什么,万一被误会,实在是……

    “才不是,你别胡说!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栗小寒跺了跺脚,这人虽然帮过自己几次,可是每次说话都这么让她无语凝噎,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陆明泽眯着眸子,伸手拽着她的胳膊,把人拉了回来……他能清楚地看到不远处的女人正用一种警告的眼神盯着他,有意思!

    “先别走,晚上一起吃顿饭怎么样?我相信这个请求你应该不会拒绝吧?”陆明泽现在时时刻刻都把救命恩人这个词语加压在头上,栗小寒很想拒绝可是却又说不出口。

    “我不一定有时间,看情况吧……”

    “时间?这个倒是不急,就算今天没有时间,明天总会有的……小丫头,现在到了t市,还想拒绝我?这个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陆明泽的眼神太过暧昧,栗小寒吓得立刻抽回了手,飞快地跑路了,不打算再继续和他磨蹭下去,否则周悦恐怕要杀过来了。

    “这丫头……”陆明泽心情很好地哼着小曲,没想到他什么都不做,小家伙自动撞上了门,这次他是真不想放手了呢。

    “悦姐,走吧,去龙泉山庄。”

    “悦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栗小寒嘿嘿一笑,打着哈哈。

    周悦肃着一张脸,抿着唇道,“夫人,以后您和那位陆先生……”

    “我和他?悦姐,陆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帮过我好几次,这事儿瑾渊也是知道的,你别多想……”

    周悦踌躇了一刻,点了点头,“好。”

    栗小寒靠在后座上,懒懒地眯着眼,打起了瞌睡……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后视镜,只是后面那辆车是怎么回事……

    “悦姐,那辆车怎么这么像陆大哥的宾利?”

    周悦脸色也不大好,点了点头,“不用看了,那就是陆先生的车,已经跟了很久了。”

    “啊……”栗小寒有些无奈,陆明泽这是跟着她们干什么?她扭过头,看着后面那辆跟的紧紧的黑色宾利,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而后面那辆车的车主显然也看到了她的眼神,眸子轻挑,挑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这都是什么事啊……难不成他还想跟着我回家?”栗小寒心里嘀嘀咕咕地暗道,有些不明白陆明泽到底在想些什么。

    。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