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刘备闻报袁术派兵逼近盱眙、淮因,欲夺取徐州,急聚众商议。

    张飞叫:“兄长费尽机,方才一栖身,袁术却不量力,夺取徐州。益德愿带一支军马往,杀他个片甲不留。”

    关羽:“兄长接任徐州来,经的整顿,已经掌控了陶谦旧部官员,实力增,加上我桃园兄弟久经战场,尚连吕布畏惧三分。袁术何人?竟敢藐视我等,侵疆犯界,兵反击,保护徐州百姓平安。”

    刘备担曹草乘机来攻。

    糜竺分析认,曹草初兖州,志向远,定收买人,不上次攻打徐州,残害徐州百姓,招惹民怨接受教训;再者,曹草与袁绍相约攻打袁术、公孙瓒,使君今若迎击袁术,正向曹草表示交态度,曹草暂攻取徐州。

    刘备在犹豫。

    陈登,既接任陶谦管理徐州,应该收回属徐州管辖的东南部区,确保百姓的安定活,在百姓树立威望。

    刘备这才决定,向东抵御袁术的进攻。

    次,刘备留张飞守城,特别嘱咐邓罡照顾两位夫人的餐食,与关羽引军往盱眙抵御袁术。

    将至盱眙,正遇袁术先锋将纪灵。

    纪灵乃袁术有名将,勇猛异常,挥舞一口五十斤重的三尖刀,纵马直取刘备。

    关羽跃马举刀相迎,三十余合不分胜败。

    纪灵叫停,关羽勒马等候。

    纪灵派遣副将荀正马,关羽不屑顾:“纪灵匹夫怯阵,反叫他人送死。”

    荀正叫:“杀机焉牛刀。降,休狂言。”

    关羽怒,直取荀正。

    荀正举刀相迎,一合便被关羽刀劈马,刘备驱兵冲杀,袁军败,退守淮因河口,不敢布阵交战。

    此两军相持盱眙、淮因,暂且不提。

    话汉献帝被董卓挟持长安,犹囚一般,,帝帝形。

    董卓被司徒王允先人计,离间计诛杀。

    李傕、郭汜乱,杀了王允,赶走了吕布,司马、将军,横忌,肆忌惮,比董卓实乃有不及。

    一间,朝廷官员上缄口,献帝不不敢言,且不敢怒,朝廷惶惶不,献帝累累犬,皇帝端坐龙庭,群臣朝拜殿,金口玉言,至高上的权威荡存。

    此朝政的坏,似与这个恨、气、叹、哀、笑、怜的汉朝至尊有丝毫关系了。

    读史至此,不禁哀叹:堂堂至尊尚且此困苦,平民百姓苦难何堪言。

    且李傕、郭汜,既狼狈乱,斗角争权。

    李傕经常在设酒宴请郭汜,有留郭汜在住宿。

    郭汜妻是个醋坛,害怕李傕送婢妾给郭汜爱,挑拨他们的关系。

    兴平二(一九五)三月初三,李傕送酒菜给郭汜,郭汜妻的豆豉是毒药。

    郭汜食郭妻豆豉挑来给郭汜,并李傕很坏话,使郭汜疑

    了几,李傕宴请郭汜,郭汜灌醉。

    郭汜怀疑李傕毒害,赶紧喝粪汁催吐解酒。

    郭汜酒醒,恼羞怒,遂整本部甲兵进攻李傕。

    李傕闻报,博怒,遂点本部甲兵迎战郭汜。

    两处数万兵马,混战长安城刀光剑影,,惨死者数万计。

    城两军交战,城内军士趁机抢掠居民,混乱不堪。

    安西将军杨定害怕李傕谋害与郭汜合谋劫持汉献帝。

    计划被人泄漏给李傕,李傕抢先,派侄李暹劫持汉献帝、皇、嫔妃到

    郭汜见李傕劫持了皇帝,引兵杀入宫,抢掳宫嫔采,焚烧宫殿,引军到李傕营门讨献帝。

    李傕城迎战,杀退郭汜,派贾诩、左灵监押皇帝、皇车驾,其余宫人内侍步,迁移到郿坞,叫李暹监视,断绝与外往来。

    献帝在内,饮食不到及供给,内侍人等皆有饥瑟,叫人向李傕讨米五斛、牛骨五具,来分给左右餐食。

    李傕不悦:“一早一晚送饭两次,嫌不够,真不知足。”霉的粮食腐臭的柔送进

    献帝餐食的腐粮臭柔,气愤嘟囔:“到,朕被逆贼此欺负?”

    侍杨琦急忙捂住献帝的嘴:“李傕残毒,什来。已至此,不不忍,免。”

    献帝低头语,忍气吞声,泪盈袍袖。

    太尉杨彪见李傕劫持,郭汜烧宫掳掠,便与司农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