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壁画里的诡异存在

    “你们出不去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原本就紧张的气氛更加紧张,三号病房里的几人将目光齐刷刷地朝着房间里的那幅壁画上看了过去,刚才的那个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而且褚平听的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褚平和娄斌面面相觑,他们想过那里面的东西会出来,但是要让他们这么快就和对方对峙上,褚平和娄斌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的人把你拽出来?我可是有帮手的。”

    褚平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的手还在不停地拧动着门把,似乎是希望可是在壁画里的东西发飙之前,把门打开。

    而此时的娄斌则是挡在了褚平面前,他的眉头紧锁,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看着房门对面墙壁上的画,似乎藏在那里面的东西,随时都可能出来似的。

    娄斌后心上的白色,刚好暴露在褚平面前,那一点白色就像是并未被血????????????????液彻底淹没的孤岛,孤零零地留在那里。

    “老板,我能感受到,那里的东西似乎要出来了。”

    一根根红色的血丝从娄斌的身体中钻了出来,就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仿佛只要对方稍微有一点异动,毒蛇的毒牙便会第一时间咬在对方的身上。

    听到娄斌的话,褚平也是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幅壁画上。

    而此时的壁画也开始有了变化,矗立在花海当中的黑白色小木屋的门,似乎正在打开,黑漆漆的房门里,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走出来。

    阴风骤起,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一股血腥气。

    褚平皱着眉头,他能感受到来自壁画里面的恐怖气息,那种气息虽然不能和江晴相比,但是却比娄斌要强上很多。

    现在的褚平有新担心,当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能不能拦得住对方。

    “小心。”

    褚平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不管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用。

    “嗯。”

    在锦华小区的时候,娄斌和江晴在诡异怪谈协会里面分别吸收了大量的诡异,不过现在只有娄斌苏醒了过来,虽然他现在的实力,无限接近于红衣的存在,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根本比不上壁画里面,那座小木屋里散发出来的。

    此时的褚平能够清晰的看到娄斌那凝重的神情,如果作为人的话,那么褚平相信,此时的娄斌应该早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全身。

    看到娄斌这副样子,褚平心里也没了底,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了。

    】

    “你是三号?”

    褚平将身体朝着娄斌的身后挪了挪,让自己彻底隐藏在娄斌的身型下。

    对于三号病房里面壁画里的东西,褚平倒是有一些猜想,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三号病人,毕竟在这里,除了二号病人从那扇并不存在的门逃出去之外,每间病房都会住着一位病人,当然三号病房也不例外,可是自从褚平进到三号病房之后,根本没有看到那个所谓的病人,只有眼前这个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的壁画。

    之前从壁画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并没有再说话,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不过那股令人感到恐惧的气息却依然存在。

    有了前车之鉴,褚平可不敢再次靠近那幅壁画,所以现在三号病房里就产生了一副十分怪异的画面。

    一个男人一手拿着老式手机,一手拿着一个黑色的布偶娃娃,面部表情十分凝重地躲在了另一个除了后心那里完全都是红色衣服的男人身后,那模样就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姑娘。

    而两人所面对的却是一面画着壁画的墙,就像是在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敌人一样。

    就在褚平以为壁画里面的东西不会搭理自己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那个声音来的莫名其妙,不过也让褚平意识到一件事儿,那就是壁画里面的东西,似乎并不想和自己起冲突。

    还没有等褚平说话,壁画里面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一个活人竟然能和诡异混在一起,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要是规则知道的话,一定对你特别感兴趣。”

    听到那个声音提起规则,褚平的双眼微微眯起,这两个字第一次听到是在医生的口中,他也问过一号病房里的老人,关于规则的事情,可是对于此事他却是讳莫如深,根本没有和褚平说什么,不过褚平倒也是大致猜到了一些事情,比如说,这里一切都在遵照着某些规则来运行,而制定规则的,便是那个医生口中所谓的“规则”。

    对于规则的存在褚平一直都很好奇,所以此时听到壁画里的声音再次提到了规则,褚平才会这么惊讶。

    “你所说的规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是创造出这里的人吗?”

    “规则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壁画里传来一阵迟疑的声音,“我没有见过他,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规则并不是这里的主人,准确来讲,规则只是这里的看守者。”

    “看守者?”

    听到这里,褚平更是感觉不可思议,原本他以为,能够让医生感到忌惮的“规则”就是这里的主宰,可是现在他又听说那个让医生忌惮的“规则”,竟然只是这里的看守者,这种感觉不亚于,打游戏的时候,原本你以为的boss,突然变成了普通怪一样。

    “嗯,就是看守者,我只知道这些,至于这里的真正主人是谁,我就不清楚了,不过······”

    壁画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这人怎么喜欢说一半留一半呢。”

    褚平虽然有些抱怨,但是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你能出去再说吧。”

    又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号房间的门是你做了手脚?”

    褚平知道壁画里的声音说的有道理,三号房间的门根本无法打开,自己根本无法出去,所以事情的结果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外面已经乱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留在这里,当然,你要是想去送死,我也不拦着。”

    “外面已经乱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褚平转头看向病房门口,透过房门上的窗口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走廊里面的情况。

    此时走廊外面空无一人,原本他以为会在那里看到医生或者护士的身影,可是看到的只有一片雪白的墙壁。

    “感觉有些不对劲。”

    褚平的眉头微微皱起,凭借着他那种与生俱来的预判危险的能力,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壁画里面的那个诡异说的应该是对的。

    留在这里,是最安全的选择。

    “可是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褚平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壁画,矗立在花海当中的黑白色小木屋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黑色,如同瀑布一般,从房门里宣泄出来,慢慢的将整幅壁画渲染成了黑色,就像是白昼过后的黑夜,????????????????只不过那里的黑夜却是无比的漫长而又清冷。

    “你要干什么?”

    褚平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只见壁画当中的黑暗,眨眼间便将壁画彻底吞噬,不过黑暗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水,在填满壁画之后,便从那里开始慢慢的流淌出来,就像是一滩染了墨色的江水。

    一开始娄斌也没有反应过来,当黑色开始吞噬病房的时候,娄斌本能的想要逃跑,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红衣的时候,心里顿时有了底气。

    “跑习惯了。”

    娄斌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化成一捧血雾,朝着壁画那里冲了过去。

    说实话,当娄斌下意识地要逃跑的瞬间,褚平当真是慌了,他知道,自己敢站在这里和壁画里面的诡异说这么多的依仗便是娄斌。

    毕竟现在自己手里的底牌也只剩下娄斌了,如果这时候娄斌要撂挑子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要去陪江大姐了。

    好在最后娄斌认清了自己的身份,让褚平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也不知道娄斌能不能行。”

    褚平自知上去就是添乱,便在娄斌化作血雾的同时,退到了房间的角落里,此时的褚平,端上一盘瓜子,就是一个很好的吃瓜群众。

    “应该没问题,我感觉黑大个儿变强了很多。”

    声音是从褚平手里的老式手机中传出来的,紧接着一捧血雾从老式手机中蔓延出来,齐铭的虚影从中显现出来。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褚平似乎想到了什么,“是因为唤醒娄斌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看着变成虚影的齐铭,褚平连说话声都变的小了许多,他真的担心,自己稍一用力,便会将他给吹散了。

    “不是,唤醒黑大个儿倒是没有耗费多少精力,”齐铭晃动着自己似乎马上就要消失的身体,然后继续对褚平说道,“原本想要将女人唤醒的,可是我的血雾刚刚触碰到那个笔记本,就差点被它给全部吞噬了。”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