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型答案在短短一日内席卷整栋大楼,所有人都在埋头破解这个答案,企图找出破绽。
但很可惜,没人有头绪,这新型说法把平和圆都兼顾了,除了同意,他们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两派首脑也傻了,他们苦心经营不知多少年才组建出来的势力,却因为一句话就被人轻松瓦解。
“这个唯物神教简直深不可测,新兴教派,看起来不在佛门之下。”
“速速寻找那个提出新答案的青年,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两派首脑撒网式搜索,要把李小白找出来。
他们虽然也想出去,但这么多年的运作,早已将利益瓜分完毕,哪能这么突然的就出去,就算要出去,也得他们说了算,由他们决定出去的时间。
此刻手下人忠诚度大减,他们必须把这个辩证法弄清楚,继续笼络人心,为往后出去的生活铺路。
……
某间教室内。
鱼欢水探头探脑走了进来:“许久不见,甚是想念,鱼某表现还可以吧?”
李小白笑道:“效果非常好,很快就能出去了,你这段时间过的如何?”
鱼欢水摇头:“不是很好,【白】告诉了我恢复修为的办法,但我还没动身就被两尊神明追杀,若非是这个法则世界突然出现,我肯定就交代了。”
“我这边遇到天使神与爱神截杀,这个法则是天使释放,为了防止我逃走施展的困阵。”
“众神这次是铁了心要铲除我等,神明两人一组行动,我们几乎无反抗之力。”
李小白叹了口气,神明下决心太快了,巨大的战力差距很难有所作为。
“倒也并非没一战之力,最起码苏云冰成神了,足够力敌,【白】虽神秘,但其能力亦是不俗,其他的圣王境顶尖高手虽不敌神明,但也有一战之力,不至于被秒杀。”
“吃亏的是咱们这些还未成长起来的修士,按理来说,众神应该派神子园来追杀才对,怎么会放下颜面,屈尊亲自前来截杀?”
鱼欢水百思不解,他没和李小白一起行动,不清楚真正的局面。
对他来说,他一直以来碰到的都是一些散兵游勇组织的搜寻队伍,再强一点的也就是神子追杀,只要花些心思都能处理好,圣王境的对手都没碰到过,更别说神明了。
前两天还在和道果境修士打架,现在直接面对众神,有种外门弟子打架,太上长老追杀的感觉。
教室内两人互相交流彼此最近的遭遇。
角落处,叶秋等七人龟缩,瑟瑟发抖,这是他们能听的么?
动不动就和众神打架,被神明追杀,这到底是什么人?
“对了,我听说转化阵营时,会有一个时辰的呆滞期,需多加小心。”
鱼欢水说道,他用【命运之门】试过,无法减少呆滞时间,毕竟是神明的法则,他无法影响。
“这个倒霉蛋就处在转化期,不用担心什么,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是这种状态,谁也别想弄小动作。”
李小白朝最开始选了平的那人努努嘴说道,他方才又把这个人变成辩证说的阵营,再度陷入呆滞期。
至于他自己,只是提出了辩证看待的说法,并未明确选择好阵营,他打算在最后比拼时站队,以免出现差错。
说着说着,他发现鱼欢水不出声了,一直低着头写写画画:“你在写什么?”
凑过去扫视一眼,顿时无语,小本本上写着:【天使神不自量力,布下法则世界,鱼某联合李小白轻易破之,解救万民。】
“你还
在写那本破书呢……”
“完成后便是天书,世人敬仰,堪比古神话。”
鱼欢水满脸傲然,脸不红心不跳。
李小白翻了翻白眼,这厮夸大事实不说,还把鱼欢水三个字写在他前面,真给脸上贴金。
“你可得活着,你要是死了鱼某这书可写不下去。”
鱼欢水记录完,小心翼翼的将小本本收起。
其他能够的上神明之人,他可没啥交集,也就李小白能为他提供素材。
“放心吧,区区天使,还杀不掉我,待我更进一步,就把他们全给屠了。”
李小白淡淡说道,说完,他又看到鱼欢水取出小本本,添油加醋的写写画画。
一想到自己这中二话语被写到书里,日后说不定还会被无数人传阅,他历经磨炼的脸皮也感觉有些发烫。
早知道刚才就应该润色一下,说点更霸气的话才对。
嗯,下次要注意。
“其他人应该也在这栋楼内,天使神的领域覆盖整个神界,比拼时说不准能碰到。”
“理应如此。”
……
七日时光转瞬即逝。
李小白每日待在教室中,其余几人不断出去散播标准答案,而后回来汇报情况。
“标准答案已经人尽皆知,没想到咱们才进来七日就能出去,其他人可是足足被困了几十数百年呢。”
众人脸上喜滋滋的,这一趟权当是来旅游,还认识了李小白鱼欢水这样的高手,还能听到神明的秘辛,有啥不满足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每个人的身上都亮起一道圣光。
李小白眼前变成白茫茫一片,再度恢复视线后,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前,四周是螺旋向
上的阶梯长廊,上面站满了人。
十字架脚下有两名陌生男子,正迫切的左顾右盼。
每次比拼,派系首脑会被传送到十字架旁,其余人则站于阶梯,他们想看看最近兴起的第三派系首脑是什么人物,但却没能见到。
“辨证说的首领没来么?”
“我还想看看是什么人物呢?”
“真是个藏头露尾的小人,这些日子在外传播的标准答案尽是口口相传,根本找不到首脑,没想到比拼之日他也不露面,这说明他一直都没有向法则明确自己的答案。”
“既如此,岂不是说明此人对于自己的答案也不够自信,那还传播什么,我提议,这次的答案依旧在圆和平中选择,那些妖邪之说不必理会!”
其中一人背负双手,朗声道。
“那还请首领做个表率,第一个确定答案。”
人群中有人叫喊,立刻引起众人响应,以往这些首领是领头羊,但现在作为距离十字架最近之人,他们需要一个小白鼠。
“呵呵,说就说,谁怕谁。”
两名首脑几乎同一时间面对十字架:“我认为世界是圆的!”
“我认为世界是平的!”
话音落下,十字架上一道光芒注入两人体内,这是法则承认了他们的答案。
就在他们准备再度开口时,阶梯之上一道倩影飘落:“你说世界是平的,是能证明世界不是圆的么?”
“你说世界是圆的,能证明世界不是平的么?”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无数道目光齐刷刷落在那倩影身上。
这是个身着绿裙的妙龄女子,薄纱遮面,气质出尘。
“你是何人,开口就是送命题,你胆子不小。”
“在下叶无双,请二位作答。”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