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相公知道在场的都是家乡人,也不隐瞒,又给几位同窗介绍了一下翰林院里几位学士和侍讲的情况。

    翰林院里四位学士,孟学士是比较中立的存在,虽说没有靠山,还是那句,人家底子好,硬气,不用站队都可以存活。

    王为民算起来是徐芳的弟子,绍宁二十年进士,徐芳恰巧是那年的主考官,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跟随徐芳的。

    还有一人名叫杨东,为翰林院掌院朱繁涛的亲信,也是一手提拔起来的新锐官员。

    目前看来,这是一个有想法的人,有自己的立场,也不完全依附朱繁涛。

    最后一位是陈国公的堂兄,原京城四大才子之一的周文轩。这又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自傲不说,年轻时还非常的愤世嫉俗,在京城做的几件事都轰动朝野。

    至于翰林院的其他底层官员,要么跟随其中一人,要么保持中立,还有就是确实不够资格,连圈子都没进呢,真正算下来,陆大公子就在这群人中。

    听完众人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

    孟学士回到家里,满脸都是笑容,从门房那里开始,全府上下没一会就都知道了,自家老爷遇到好事了,那是一个喜怒都挂在脸上的老头子。

    等到孟学士进到正堂,夫人和女儿竟然装作无事人一样,根本没有接茬。孟学士忍不住了,“夫人,好事,好事,”孟学士也不矫情了,自己说了算了。

    “怎么,是升官了,还是发财了,”林夫人知道自家相公的毛病。

    “哪里,哪里,这都是身外之物,有什么意思。”

    孟学士一下子就萎缩了,升官太难了,不是自家这个血缘,想上学士都不可能,发财更是不用说了,不是夫人的打理,自家生活都难。

    孟小姐看着父亲的囧状,忍住笑,还是给了一个台阶。

    “是不是,爹爹这次扬州差事办得好,获得嘉奖了。”

    “是的,是的,还是女儿厉害,这次扬州差事,顺利完成,皇上今天早朝,下旨称赞为父勤奋,特赐文房四宝一套,以示嘉奖。”

    看着女儿不经意间的撇嘴,又跟了一句,“下月乡试,圣上特意委派为父到青州为主考官。”

    母女两人看着孟学士高兴的样子,也不忍心打击他,他是那种忠君至上的老旧派官员,对于圣上充满了敬畏,感恩的心,只是每次也就是这样的奖励罢了。

    “怎么这次没能去扬州,要是扬州就好了,又可以去看看舅舅,”孟小姐想起一事。

    “扬州去不了了,圣上钦点王学士去了,这次乡试,扬州很受关注,让王学士去会比我去要好,扬州这次不好过啊!”

    孟学士也知道乡试轮不到自己去扬州。

    孟小姐一听父亲这样说,心里也是一动,那个书呆子这次会不会参加呢!!

    到了八月初十,马上就要过节了,小河冰沙的店子里已经不单单卖冰沙了。大约十日前,袁睿给他们想了一个新生意。自家本来就是养鸡养鸭的,既然烤鸭已经出来了,干脆直接把炸鸡也做出来好了。

    也就从本月开始,不但扬州,京城的冰沙店都开始加上了炸鸡售卖。汉堡不好做,但是卷饼到处都是,只是里面的肉换成炸鸡肉罢了,很简单。

    今天小河一直陪在边上,这还是袁睿说了几次以后,小河才稍微放松一点。其实她也不是想着赚钱,这时少爷要做的,自己想着一定要做好。

    两人正在说着话,外面来报,徐小姐来了。

    徐小姐这次是来会账的,袁睿其实没关系,那点钱真不值得搞什么名堂。

    “姐姐,公子说了,这点钱没事,你自己做主就好,”小河也是个真性格。

    “也不完全是这事,我想着你能否抽空去一下京城。”

    “不用,都是小生意,我不用看着得,姐姐,你别想多了,”小河以为徐小姐让她去看看门店,这个更么有必要了。

    “是这么回事,月底我哥哥要成亲了,所以,我可能毕竟忙,顾不上门店,现在又加了很多品类,我怕出问题,所以来看看。”

    “成亲,谁成亲啊!”袁睿一下子心慌起来。

    徐小姐下了一跳,“我哥哥和周姐姐啊,怎么啦,”看着袁睿,徐小姐有点不可思议。

    袁睿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成亲,姜瑜要成亲了!

    徐小姐想不通,自己哥哥成亲,袁睿为啥是这个样子。看着袁睿伤心而去得背影,徐小姐问着小河,“你们公子病还没好吗,我说错什么了?”

    “徐姐姐,你不知道,公子见了那个姐姐两次,每次都发呆,公子还跟我说了一个故事,那个姐姐好像公子原来熟悉的一个人。”

    “什么姐姐?哪个姐姐?你们公子什么时候见过周姐姐?周姐姐又是什么时候见你们公子了?”

    越说徐小姐越是糊涂,她也有点急了。

    小河看着徐小姐急躁神色,只能把前段时间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也不对啊,周姐姐只来了一次扬州,你们家相公哪里看到她的?”

    徐小姐感觉哪里不对,没听说陈国公跟袁家有什么往来啊!

    “开始是,端午节扬州学院宴会,少爷在湖边见了,后来我跟少爷又在湖边见到了她。”

    “端午,怎么可能,端午节,周姐姐还在京城呢。”不对,肯定错了。

    “啊,那少爷在湖边见的是谁?”小河也糊涂了。

    “不急,你再详细说一遍给我听听。”

    这个时候,徐小姐到是冷静下来,开始自己吓了一跳,要是周姐姐真跟袁睿有了情意,这个事情就大了。

    这下连小河都感觉不对了,又重新把事情原委详细说了出来,只是很多细节她不知道,但是第二次见面的哪个场景,她是清晰记得的。

    徐小姐是多聪明的一个人,一下子全明白了,这乌龙搞的!

    中秋节当天,袁睿早上一起来,就碰到一个让人高兴的事情,王伯托陆家运了一车的特产过来,还让王大山跟着一起来了扬州。

    昨天天黑才刚刚进城,先去了附近的一个门店,等把东西全部放完,歇息了一夜,才带着大山来了陆宅。

    几个月没见,大山好像又壮了,还是那样憨厚。当然,小河也很高兴,来了这么久,其实小河也想家,只是跟少爷在一起,不是那么明显而已。

    这次大山来,让袁睿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小河未来还是不太方便像后是那样做个女强人的,现在的社会形态也不允许,再说,目前自己也离不开她呢!

    最好的就是找个人管着就好,只要人老实可靠,其他都没有特别关系。

    刚到中午,又是一大群人到了,姐姐和二公子夫人也一起到了扬州,要不是老太爷不想动,就更热闹了。

    这个中秋节是袁睿几年来过的最热闹的一个日子,在未来的很多年,他经常想起今天这个日子,也很庆幸身边有这么多亲人陪伴他。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能坚持守住自己的底线,没有轻易放弃。

    边关又不安稳了,花刺自从上次征南败北,退回草原,一直悄无声息。

    当时,朝堂上下都认为花刺经此失败,至少五年内没有能力再次南下,毕竟五十万大军丢在大夏境内的就有二十万之多。

    可是,瞒不住淮王,他到了战场一下子就看出了蹊跷,这次花刺损失的大部分是附从人员,真正的战士,死伤的并不多。

    所以当淮王秘密上奏,把情况说清楚之后,圣上也明白了为啥淮王不马上回京了。

    这两年的时间里,花刺一直在养精蓄锐,准备物资,整兵南下。

    探子近期已经回报了好多消息,很多部落都在征召青壮年,最迟也就是明年开春就会南下。

    现在的朝堂,军方大佬已经开了好几次会了,在秘密的装备边军准备抗击了。

    淮王首先对榆林军进行了整编,大将军李琰所部整编为拥有三军五十营的大规模边军,兵力接近十五万。

    武威边军扩充为三十个营,兵力近十万。淮王又把归属自己麾下的都卫,陇州卫,还有其他所有的军队进行整编成三十个营,亲自命名为乌蒙军,兵力十万。

    消息传到京城,所有的百姓都沸腾了,乌蒙军,顾名思义,这是要在花刺的大帐中点兵啊!

    按照淮王的布局,整个河西就像一个庞大的大钳子,武威军横向西北,榆林军聚兵于东,中间靠后的是乌蒙军,出击快速,回进稳妥。

    突击时可形成三箭齐发,防守时,握拳在手,坚不可摧,又可蓄力再发,重拳打击。

    可以说,为了这次抗击,整个边军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这些事情,袁睿不知道,也确实顾及不到,连个官员都不是,离的还是太远了。只是袁睿没有想到的是,淮王不知怎么想的,已经派人前往通海,征召他前往边军效力。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无品通天侯

小苏打不掺水

无品通天侯笔趣阁

小苏打不掺水

无品通天侯免费阅读

小苏打不掺水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