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霜一下子脸色就变的不太好了,本来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纨绔子弟而已,自己拒绝了就算了。

    但是看来他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反而还拦住了她的去路似乎是不想罢休了。

    然而云小霜完全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眼神非常不屑的看着他们。

    “这位公子,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云小霜颇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她怎么在哪都能遇到这样的事儿呢。

    其实主要是因为她长的太漂亮了,孙玉本来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家里有妻子,而且还有好多个小妾。

    在大街上看到云小霜眼睛就挪不开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

    而且本身他家里在孟州城就是非常厉害的家族,所以一般情况下,再接上调戏一些女人,根本没人能管得了他。

    “姑娘,别这么着急走啊,跟公子我去玩玩被,跟着公子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什么也不愁,怎么样?”

    孙玉此时笑眯眯的,伸出手去准备去抚摸云小霜那精致的小脸蛋,但是让云小霜闪开了。

    “公子,请放尊重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云小霜此时气的不行,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无赖的人,但是也不害怕,毕竟有高手在身边。

    “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公子我就喜欢不客气的。”

    孙玉越说越下流,让周围的人非常不齿,虽然大家都很同情云小霜,但是却没人敢出面。

    一旦在孟州城得罪了孙家,那就别想在孟州城呆着了,这已经是大家达成的共识,实在是没办法。

    而此时趁着孙玉走上来,她赶紧给李柱打了一个眼色,李柱赶紧上来,挡在云小霜面前。

    看着走过来的孙玉,直接推了一把。

    孙玉本身就是一个好色之徒,整天无所事事,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

    所以虽然李柱没用多大的力气,但是也不是孙玉能够抵挡的,一下子给他推了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你是谁?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敢推我,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孙玉顿时气得不行,他在孟州城横行霸道习惯了,这种被人阻拦还是第一次,他非常生气。

    而李柱完全没搭理他,在李柱眼中,孙玉这样的人完全不能称之为男人。

    身体弱的不行,而且只会每天在大街上欺负女人,都不敢上战场,这算是什么男人。

    看到李柱没有搭理他,孙玉更加生气了,顿时大手一挥,“给我上,打死他,打死算我的。”

    孙玉大声说,周围的两个小厮赶集冲上去,挥舞着拳头攻击李柱。

    然而这两个人的攻击在李柱看来和闹着玩没什么区别,稍微一闪就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然后回首一拳就打在其中一个人的脸上,顿时鲜血之力,鼻骨直接被打断了,整个人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打完这一拳之后,李柱也没有停下,而是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另外一个人的衣领,直接从地上提起来了。

    虽然那个小厮看起来也是很瘦弱的,但是再怎么样也有一百多斤,李柱举着他就像是举着一只小鸡一样,完全吧孙玉吓傻了。

    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只听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都响起来了,让周围的人暗暗咂舌。

    “你……你不是人。”

    虽然孙玉已经被吓傻了,但是还是知道逃跑的,赶紧转过头就想跑,但是却被李柱给抓住了。

    他也没发话,直接一用力,把孙玉的右手给掰断了,孙玉惨叫一声,疼的差点昏过去。

    他是孙家独子,从小就是锦衣玉食,别溺爱长大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痛苦。

    顿时疼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让周围的人看着非常爽快,让孙玉受到这种折磨真是太对了。

    “孙玉是吧,我叫云小霜,现在就住在中心酒楼,你要是想报复随时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云小霜来到他面前,眼神凌厉的看着他,然后说了一句,也不管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孙玉,直接带着李柱和慕容烨扬长而去。

    开玩笑,她可是逍遥侯的夫人,而且和八王爷关系非常好,怎么可能会怕这种纨绔子弟,她就等着来报复就行了。

    看来孟州城也不全都控制在张冀的手中,毕竟以张冀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人的存在呢,一定是内有隐情。

    “霜儿,我们要不要去找张冀说一下,看来这孟州城也是寒流涌动,一点也不想表面上这样平淡。”

    慕容烨对于孙玉也是嗤之以鼻,京城没有这种人,虽然也有很多纨绔子弟,但是这么嚣张的可没有。

    所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孙玉这种人,这种完全就是国家的蛀虫,这是不知道为什么活到现在。

    “先不着急,看情况再说,说不定我们还要感谢这个孙玉呢,说不定因为他我们的目的能够成功。”

    云小霜微微一笑,然后回到了酒楼,本来想要好好玩玩的,但是却可惜被这烂人搅乱了兴致。

    “云姑娘,请问您今天是不是被孙玉那个烂人给招惹到了?”

    她刚走进酒楼,就被酒楼老板拦住了,云小霜冲着李柱二人挥了挥手,让他们先上去,然后转过头点点头。

    对于酒楼老板知道这件事儿她一点也不吃惊,毕竟孟州城就那么大,而且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很容易就知道了。

    “云姑娘,我劝你赶紧离开孟州城吧,这个苏南可不是普通人,他是孟州孙家的独子。”

    老板顿时着急了起来,这个孙玉不是好人,但是他们却也不敢招惹,一直忍气吞声,好不难受。

    而现在居然连从外地来的云小霜孙玉都不放过,老板也只能劝她赶紧离开了,毕竟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

    看到老板着急的样子,云小霜也有些好笑,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孙家是什么人啊?能让你们这么忌惮?”

    云小霜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可比苏州城的甄四海嚣张多了。

    “孙家是孟州城的土生土长的士族,在苏州城根深蒂固,错综复杂,之前没有知州的时候,就是孙家和李家控制着孟州城。”

    “张大人上任之后,孙家和李家也是支持张大人剿匪的,所以一直到现在,孙家和李家是越来越嚣张了。”

    老板无奈的摇摇头,之前就被这种士族剥削这,以为张冀上任之后会好很多。

    但是却事与愿违,最后受到苦难的还是这些老百姓。

    云小霜暗暗点头,果然和她猜测的差不多,张冀上任剿匪之所以能那么成功,完全是靠着这些士族的支持。

    而得到了士族的支持之后,才能控制孟州这么大的地盘,而现在士族越做越大,甚至让张冀都无法控制了。

    而且张冀也不敢太过于控制,毕竟如果这些士族一起联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确实比较难搞。

    “像孙家和李家这样的士族孟州还有多少?”

    云小霜想了想,仔细问了一句。

    “在孟州城除了孙家和李家,还有一些不如这两个家族的士族,但是孟州还有很多能够和这两个家族比拟的士族,但是却都在别的城市。”

    “这些家族势力很强,但是战斗力却一般,不然也不能在张大人上任之前,这里匪患猖獗了,还有很多山贼。”

    老板也不疑有他,以为是云小霜对孟州感兴趣,而且出手阔绰,所以便知无不言,让云小霜更加了解孟州了。

    “好了,我知道了,如果孙家找上门来,你就让他们来找我,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云小霜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然后便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老板本来想要拦住云小霜,然后劝她赶紧离开孟州的,但是最后却把话咽下去了。

    因为她知道,云小霜也不是傻子,既然都听到他说孙家厉害之处了,但是依然选择留下来。

    那么就说明,她完全不在乎孙家,甚至不放在眼里,肯定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自讨没趣呢,说不定越说人家越烦,所以她也就不打算去提醒了。

    回到房间之后,云小霜思索了起来,看来事情很好理解了。

    当初张冀刚刚来到孟州的时候,得到了孟州各大士族的支持,所以才会很快就在孟州站稳了脚跟。

    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士族凭借着曾经支持过张冀,认为张冀不会动他们,所以越来越肆无忌惮。

    甚至到现在,孙家的独子居然敢在大街上强抢民女,简直没有王法了。

    而且她相信张冀一定也因为这些士族头疼不已,但是却无法处理。

    如果她帮忙料理了这些孟州士族,说不定钱庄的事情还有的谈,想到这里,她越来越兴奋了。

    虽然解决掉这些士族大户也非常困难,毕竟简单的话,张冀早就去做了,一定是非常困难的。

    但是那也比劝说张冀容易的多,这个张冀就像是茅坑中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