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间待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楼下吵嚷了起来,她不禁皱了皱眉头了,本来想要睡一会儿的,但是却又出事儿了。

    但是她也不想出去看看,打开门让李柱下去看看就行了,她就在房间里等消息。

    几分钟过后,李柱回来了,看着李柱,她轻声问道,“怎么了?楼下怎么这么吵嚷?”

    “好像是孙家的人来了,然后说着要见你,但是被老板拦下来了,此时正在下面吵嚷呢。”

    李柱挠了挠头发,他也就听了个大概,但是基本上差不多。

    听到他的话,云小霜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孙家居然来的这么快,刚刚回到房间没多久呢,就找上门来了。

    她嘴角微微上扬,果然这个孙玉是很受宠爱的,被打了之后就找上门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孙家是什么水平的。

    “走,我们下去看看。”

    云小霜站起来,带着李柱慢慢悠悠的走下去,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和酒楼老板推搡着,一看就能看出来是这个中年男人在欺负人。

    酒楼老板一直在陪好话,然后畏畏缩缩的,但是却不敢和这个中年男子争执。

    “等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来找我的吧?放过老板吧,我下来了。”

    云小霜走过去,此时那里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了,但是有李柱这个人肉推土机,这些都不算什么。

    走进去止呕,她看到这个中年男子和孙玉有几分相像,看来应该是孙玉的老爹了。

    “你就是云小霜,我是孙新,就是你找人把我儿子打了?”

    看到云小霜的出现,孙新顿时大怒不已,赶紧上来,指着云小霜大声咆哮了起来。

    云小霜稍微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这家伙的吐沫星子喷到自己脸上。

    “姑娘,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这孙家可不是好惹的。”

    老板赶紧劝说她一句,然后打算继续和孙新赔笑脸。

    云小霜惊讶的看了一眼老板,这老板为人属实不错,虽然很害怕孙家,但是也在一直保护她,是一个不错的人。

    “老板,交给我吧,什么孙家我还没放在眼里,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能把我怎么样。”

    云小霜冷哼一声,然后让老板退后,老板也隽,虽然不知道云小霜有什么本事。

    但是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就说明一定有她的办法,那就拭目以待吧。

    “你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不把我孙家放在眼里,我看你是找死,就是这个人把我儿子打了吧?”

    孙新气愤不已,然后指着李柱,“今天我要打死他,然后把你带回去给我儿子做小妾。”

    孙新话音落下,顿时身后出现了十几个人,手中都拿着武器,应该是孙家的护卫。

    这十几个人站在那里,看起来气势倒是挺足的,但是可惜这里有一个李柱。

    和诚王派来五十几个专业杀手,都无法奈何他,更别说这些普通的护卫了,估计连李柱的衣角都沾不到。

    而就在众人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后面大喊了一声,“等等,先别动手。”

    然后官府的人就冲了进来,张冀也在身后,满头大汗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是怎么回事儿?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张冀看清楚是云小霜之后,顿时吓了一跳,他只是接到消息说孙新带着人去中心酒楼找麻烦去了。

    但是却不知道找的是云小霜的麻烦,如果知道肯定要找人阻拦的。

    “呵呵,张大人,这你就要问问这位孙家的人了,他儿子当街对我进行调戏,动手动脚的。”

    “我没办法,其实我对这种纨绔子弟不感兴趣,但是他蹬鼻子上脸,我只能让李柱大哥弄断了他的一根胳膊。”

    “这不,打了狗,狗主人不乐意了,找上门来了。”

    云小霜眼底闪过戏谑,对张冀也没有好脸色,毕竟她现在代表的可是八王爷。

    在孟州城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说张冀一点责任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云小霜知道他的苦衷。

    但是她也要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毕竟这可是和张冀谈条件的好机会啊。

    “我在京城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士族,看来是张大人在背后撑腰呗?”

    云小霜继续开口,冷冷的样子让张冀吓得不行,他怎么也没想到,孙家居然招惹到云小霜头上去了。

    如果这件事儿云小霜告诉了八王爷,而八王爷在皇上面前那么一说,他的乌纱帽肯定保不住了。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狗?张大人,你让开,这件事儿和你没关系,我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娘皮了。”

    孙新此时被气得不行,手中拿着一根棍子就准备冲上来,好好教训一下云小霜。

    这一下张冀更是进退两难,两边都得罪不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大人,你听到没有,这家伙要好好教训我呢,真是好笑啊,你怎么看?”

    云小霜没有搭理孙新,而是转过头和张冀说了一句。

    张冀被她冰冷的眸子看的身体一机灵,赶紧拽着孙新退后几步,“孙大哥,这事儿就算了吧,我认识这个小姑娘。”

    “你认识就认识呗,他把我儿子胳膊打断了,我必须要杀了他,你别以为你是知州就了不起,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孙新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毕竟他知州的位置也是靠着这些士族的支持,所以这些士族几乎都不怎么鸟张冀。

    听到他的话,张冀脸色不好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知州,这家伙完全不给他面子。

    “好一个不吃这一套,一个大户而已,居然连知州都不放在眼里,你以为你是皇上吗?还是以为这里不归皇上管?”

    “那么你认不认识这个呢?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放在眼里,那么我敬你是条汉子。”

    云小霜冷冷的说着,然后从怀中掏出八王爷的腰牌。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不认识这个腰牌,但是孙新不同,他是孟州土生土长的士族,肯定是认识王爷腰牌的。

    仔细看了一眼腰牌,孙新差点吓的魂都没了,这可是八王爷的腰牌,虽然八王爷一向被人不齿,没什么本事。

    但是再没本事,他也是王爷,而且是留在京城皇上身边的王爷,这可不是他们这些士族可以招惹的。

    “你……你怎么会有八王爷的腰牌。”

    孙新吓得棍子都落在地上了,完全没想到云小霜居然是八王爷的人。

    当然,虽然八王爷现在不在这里,但是他也不敢动手了,毕竟一旦让八王爷知道这件事儿,来到孟州,他就从还不了兜着走了。

    “这和你就没关系了,张大人,赶紧把这个孙新拿下吧,关进大牢里等候发落,我想王爷有这个权利吧?”

    云小霜没搭理他,而是装过头看着张冀,冷哼一声。

    这个腰牌相当于王爷亲临,而八王爷的身份别说整治这些士族了,就是整治孟州知州也没问题,当然要整治张冀的话要上报朝廷的。

    张冀点头,虽然不想得罪孟州本土士族,但是毕竟八王爷的腰牌在那里,孰轻孰重他还是知道的。

    “来人啊,把孙新带来的人都押进大牢,等候大人的发落。”

    最后张冀做好了决定,大手一挥,顿时官府的人冲上来,把孙新等人都控制住了。

    “张冀,你要干什么?你忘了当初你刚来孟州窘迫的样子了?如果不是我们支持你,你算什么东西?”

    “现在居然敢抓老子了,你信不信我能把你推到知州的位置上,也能让你下来。”

    孙新被按住,顿时大怒不已,大声的咆哮了起来,完全不在乎周围人的看法。

    这一声咆哮,让张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如果再不加以整治,他知州的威严可以说是就一点没有了。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八王爷腰牌在此,我也得听从命令,孙新,不好意思了,带走。”

    如果孙新不说那些话,可能张冀还会心软,但是这明显孙新就不给他面子了,张冀怎么可能放过他。

    大喝一声,顿时官府的人吧孙新等人带走了,孙新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只是没听清他在骂些什么。

    而此时解决掉一个孙新,还与一个大祖宗呢,就是还在生气的云小霜。

    他赔笑走上去,一脸干笑,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大人,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如果这件事儿让八王爷知道了,估计整个孟州官场都要被整顿了。”

    “要知道八王爷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为人最为正直,当初苏州城的官场可就是八王爷整治的。”

    云小霜冷冷地笑了笑,目的就是给张冀压力。

    苏州城的官场明明是林纪元整顿的,但是反正张冀也不知道,她随便说说张冀也要信以为真。

    “大人,请跟我来,我会好好给你解释的。”

    张冀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往前走去,云小霜和李柱则跟在他的身后。

    二人随着张冀来到了城主府,坐在大厅中,张冀挥了挥手,赶紧让下人们都下去了,然后关上门。

    “大人,实不相瞒,我也是被逼无奈,面对这样的无赖,我也是痛恨无比,但是却无法动手。”

    。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